【會後文稿】 〈掌握話語權的投資 沈伯洋學人分享〉

 

沈伯洋:掌握話語權的投資

 

「不留學會怎樣?」沈伯洋提出許多人正在思考的問題,分享自己留美的動機,提供人文社會學科的同學參考。身為刑法組公費留學得主,沈伯洋估算錄取率,發現雖然只錄取一名,實際上卻比律師好考。沈伯洋拿到加州大學法律社會學博士,現在任教於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

 

沈伯洋留學的動機有些曲折,但回溯源頭仍是為了改善監獄人權。初次接觸到人權是在監獄參訪,他看到典獄長故意踩髒地板,訓練少年拖地進行勞動,沈伯洋繞過拖地的區域,少年對他說了「謝謝」。之後是蘇建和案讓沈伯洋期望能進入體制內參與改革,然而他發現司法體系內一人之力無法撼動世界,於是投入補教業,接觸大量潛在的司法官,企圖散佈影響力。參與社會運動的過程中,沈伯洋體悟到「拿到博士學位才有話語權」,政府不太理人權組織,但願意聽聽博士說的話,這是台灣教育上的意識形態。

 

法律社會學是沈伯洋需要的。法律系的訓練缺少探討如何制定法律來改造意識型態,進而改變社會。沈伯洋注意到 UC Irvine(加州大學爾灣分校) 的犯罪與法律社會學博士班沒有收過台灣人,這表示他可以把新的東西帶回台灣。沈伯洋建議相關領域申請者善用美國左派的情感,申請前認識老師的理論,並寄信闡述「第三世界」的感人故事,比方與老師分享自己正在從事的社會運動遭遇何種困難等等,與老師的理論結合,向老師表達申請博士班的熱情。沈伯洋勉勵大家發現問題,講一個動人的故事,塑造自己的立體感,研究計畫可以寫寬一點,能夠搭配到更多老師。

 

「博士學位的投資報酬率低。」沈伯洋指出,體制上的設計讓有些人留學後的「後路」變少,因此選擇待在台灣。沈伯洋說自己保有去厄瓜多種可可的後路,留學過程心裡也較安定。沒有後路的情況下,可能在選擇留學國及學派時必須考慮到之後找工作的容易度。沈伯洋建議觀察同學門前後屆都往哪些方向發展,還有留意教授門下博士畢業生的工作動向。前者可以幫助自己釐清未來歸國各學派的空缺是否飽和,後者可推論出該教授是否有意幫助或督促門生找工作。

 

沈伯洋坦言:「在美國找工作比台灣容易一百倍。」因為台灣開缺常鎖定特定人士,而美國有各種不同取向的大學供選擇。加上美國非營利組織待遇比學校好,簽證也發得快。只是工作地點並非人人能接受,且須忍受孤寂。沈伯洋指出台灣高教制度設計讓博士生更難找到工作。以美國來說,畢業前就能找工作,開缺單位也接受論文還沒寫完就先行申請的情況。可是台灣卻規定得先有博士學位才能申請大學教職。

 

「腳踩在土地上生根,就不會走。」沈伯洋放棄美國的機會回到台灣,很多人問他會不會後悔,他說不會。因為在美國工作,所能做的就是改變美國的監獄人權,改變不了自己的國家。

 

加到我的最愛

登入

登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