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人專欄】菜鳥律師勇闖康乃爾大學發展心理學博士:法律系 x 心理系 跨領域斜槓人生

作者:蘇怡安 / 2020留學獎學金甄試 / 康乃爾大學 人類發展學系發展心理學 博士生

 

為何選擇跨領域(人文社會科學x科學)?

自就讀高中一類組時起,即對行為科學(Behavioral Science;如:心理學、精神醫學)產生高度興趣。大學時期,除了修習主修「法律系」必修學分與參與社團活動外,便是成天往心理系跑──敢若阮的灶跤咧(註:好像我家廚房一樣)──跨系選修心理學學分(如:普通心理學、社會心理學);出沒心理系公開演講;在社會與認知心理學、發展與司法心理學兩個不同的心理學實驗室擔任研究助理;在師長引領下參與國際研討會並發表壁報論文。雖然當時並未雙主修亦無輔系,但法律系好友與心理系師長均經常戲稱我猶如「半個心理系」般。

於是,大學畢業前夕,面對法律和心理學的分岔路,無比迷茫。幸運地,在家人與師長的鼓勵下,決定轉換跑道──如美國詩人羅伯特‧佛洛斯特(Robert L. Frost)〈未行之路〉(The Road Not Taken)末句所寫:「我選了少人走的路途」──未如大多數法律系同學報名「三榜」(法研、律師、司法官)考試,而是遵從興趣,決心報考原先擔任研究助理的發展與司法心理學實驗室,與心理系同伴們一起航向心理所碩士班的偉大航道。

 

 

就讀碩士班的兩年期間相當緊湊,一方面必須補修大學程度的心理學研究方法課程(如:心理統計學、心理測驗);二方面必須修習研究所程度的心理學研究方法課程(如:實驗設計);三方面必須參與實驗室的團隊研究;四方面幸運擔任課程助教(發展心理學);最後則是必須完成碩士論文的獨立研究。

坦白說,轉領域的「蛻變」過程並不容易,雖然擁有先前的修課與研究經驗,也有師長親友支持,但是身為長年浸淫於「文字(且是中文,幾無英文)」、毋須接觸「數字」的法學院,跨進成天與統計、程式語言為伍的理學院,彷彿如愛麗絲掉入樹洞,在心研所的每天都像是探險般的驚奇與刺激。

研究所畢業後,原有意直接申請國外心理學博士班,後聽取指導教授建議,改為先出社會工作幾年,待累積足夠實務經驗後,再申請也不遲。因此,先在律師事務所擔任法務助理與法務一職,後因考取律師執照,轉任為實習律師、律師,主要承辦刑事辯護案件。

由於指導律師也是臺灣少數具有法律與心理學雙專業的斜槓人士,因此,在指導律師的培養下,有幸參與臺灣數起涉及司法心理學議題(如:精神疾病、冤獄、死刑)的重大刑事案件,並有機會與各個關心司法心理學議題的非政府組織共事。適逢總統召開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盛事,有幸隨指導律師與會,且受指導教授啟蒙,深感臺灣相當缺乏具備司法心理學專業的實務工作者與學者。

因此,在蓄積數年工作經驗後,承蒙心理系教授與指導律師的支持,決心申請國外博士班,並幸運錄取。目前在康乃爾大學從事司法發展心理學的跨領域研究,研究興趣主要包含兒童證人(Child Witness)、兒童目睹記憶與受誘導性(Children’s Eyewitness Memory and Suggestibility)、成人語意記憶(Semantic Memory)等。

 

 

跨領域(法學、心理學)的學經歷猶如一道任意門,彷彿能在法律人與科學家不同身分間自由切換;也像是裝配不同的濾鏡(實務、理論),嘗試以不同觀點解釋同一事理。舉例而言,在發想研究問題時,會留意實際執行上的限制,心想能否解決某個實務問題;在承辦刑事辯護案件時,除了依法為當事人竭力辯護,也秉持科學法則,將有科學研究佐證(Research-Based)的證據和事實呈現於法庭。

作為跨領域學人的有幾個少數「抱怨點」:第一,必須耗費加倍的勞力、時間、費用,同時關注不同領域的動態與發展;第二,經常需要扮演「橋梁」的角色(如:將心理學「轉譯」給法律人;將法學「轉譯」給科學家)。但是,優點也是「加倍奉還」,能與不同領域的社群交流,結交不同專業、興趣的各界好友,使生命加倍有趣。

 

留學夢想與現實的差異

截至目前,留學夢想與現實的差異可說大多數天差地遠、少數符合期待。差異有幾。

第一,博班留學壓力果真不同凡響。由於康乃爾大學屬研究型大學,系所必修課程不多,目的在於使博士生有足夠時間進行研究,以培植未來學者。換句話說,時間管理與壓力管理成為博班期間最重要的點擊技能:如何在彈性時間內、充足資源下,產出符合期待與品質的研究量,同時保持身心健康與人際關係?套句筆者入學後經常掛在嘴邊的口頭禪:「當博士生好像比當律師還累?」。相比原先事務所朝九晚六、週休二日的公私分明生活模式,由於學術界沒有明顯的上下班界線,平日凌晨、半夜收發電子郵件,週末寫作、思考、改作業與考卷,甚至耶誕假期審稿、討論,都是常態。筆者自詡以「噗嚨共」精神闖蕩學術界,一時半會仍在努力適應如何在極為競爭的頂尖研究型大學與學術圈生存。

第二,對於自我選擇必須如水晶般清晰。相較於臺灣,美國對學生的個人生涯規劃較無線性化期待,例如:畢業後不一定只能申請博後或教職,依個人選擇為定。但學校對學生的短期選擇與目標較為注意,亦較多配套措施與輔助資源。舉例而言,一年一度的研究生審查迫使學生每年度檢視是否達到預期的發表、研究、教學與公益服務等目標,並使指導教授與學生委員會具體回應對於學生的期待與建議。

為使學生於學術生活中逐日達成既定目標,學校提供「揪甘心」的諮詢服務與支持系統,讓學生克服在發表、寫作、研究、教學、公益服務、求職、創業時可能遇到的各種障礙,例如,舉辦數不盡的研究生寫作團體,讓研究生寫作時不孤單;強烈鼓勵學生使用寫作中心、統計諮詢中心、創新教學中心、國際生專用的英語支持辦公室等校內免費服務,避免研究生悶著頭做研究或閉門造車備課教學的情形發生;研究生辦公室等單位亦列舉諸多經費補助機會,讓研究生得至全世界各地參與學術社群活動而無經濟擔憂。

在學校強健但彈性的學術氛圍與資源下,要長成什麼樣子的人,完全取決研究生自己在博班期間時時刻刻的選擇。與臺灣生態不同─較無社會期待;教授、學校、系所只是輔助的角色,每個博士生仿若都是自成一格的生態系,忙著研究、修課、教課、創業、實習、求職,沒有人的軌道相仿。「自己的人生自己打造,自己為自己的人生負責」是筆者在康乃爾大學最深刻也最衝擊的日常試驗。

 

 

返國後的未來發展

由於筆者目前尚於就讀博士班前期,離畢業尚有距離,還無關於未來發展的具體盼想。但是,無論未來位在何方、身處何職,均衷心期望能為臺灣的心理學界與法律界盡一份心力,使臺灣成為一個更好的國家。

 

 

 

enlightened給也想投稿學人Add Placemark : 國際經驗分享專欄的你:我也想參加學人投稿

enlightened給潛在獎學金申請生、海外人才相關、海外進修的單位的你:我也想加入TaiwanGPS交流社團

enlightened給已經是教育部獎學金獲獎生的你:我也想加入公費留學學人社團

加到我的最愛

登入

登入成功